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5 Reads)
游翠平湖 和煦的陽光曬在人身上,庸懶的身體漸漸舒展,血液也異常興奮起來,早己不滿冬天嚴寒對身體的禁固了。鼻子靈敏度也高了,微風輕輕地從鼻尖掠過,即迅速捕到了春天的信息。清清的,帶著花兒的芳香;油油的,帶著枝葉的綠意,仿似一棵棵野草、一株株山花飄來,輕輕地觸動著鼻尖,使人體沉入綠的海洋。 週末,和幾位同事驅車到翠平湖去領略大自然的恩賜,路不太好走,有點顛簸。然而,當路邊近處的油菜花、遠處的山花,一波一波從眼前閃過,那顆砰然而動的心隨著車子的起伏前進,早己把路的顛簸拋到腦後去了。映入眼簾,是春天的色彩斑斕,留給心靈深處的,是無盡遐想。 由於上午出發得晚,到達翠平湖,近中午了。當地朋友早己等候,午飯也準備妥當。飯菜雖沒有大酒店的山珍海味,吃起來卻別有一番風味。滿桌都是農家菜,很有特色。有竹筍、馬齒莧、香椿炒蛋,還有許多叫不出名的野菜。酒足飯飽,就要去游翠平湖了。翠平湖座落在德興、婺源、樂平三縣交界處,但凡中國的地域交界點歷來多以山、河為分界線。此處原來的地貌,是典型的山區,因一九五八年,在這裡築壩,截百山之水,成了今天的翠平湖。山以湖襯出它的美麗,湖以山顯出它的靈性,兩者交融,彰顯著此地的山水秀美。湖壩就在飯莊旁邊,建在兩山間隔較短的夾縫處。湖壩約三百米長、四十米高,壩頂有十幾米寬,車子可以通過壩的兩端,直接開上壩頂,道路從壩的兩頭呈環狀而下,水泥路光滑亮潔,在綠草的映托下,非常搶眼,就像一隻巨蟹的雙螯探入壩底。壩面斜坡非常平整,小草早己長得碧綠。斜坡中央,取小樹為“墨”,種出“共產主義水庫”幾個大字。 壩的內側由石頭砌成,水泥澆縫,堅固渾厚。春季的翠平湖,湖水很淺,離常年水位還有六七米高距離。湖面很靜,宛如明鏡一般,清晰地映著藍色的天。拾階而下,臨近水面,微風輕拂。湖面漾著層層鱗波,伴著跳躍的陽光,在追逐、嬉戲。壩底水面上停著幾艘汽艇,有大的、小的,大的能坐幾十號人,小的也可坐六七個人,還有小型的腳踏艇,適合一家三口或是戀愛中的男女在湖中輕漂了。我們選擇了一條較新的小型汽艇。當汽艇開始加速前進時,由於汽艇動力,艇的前方迅速向上挺起,艇尾猛得向下一沉,耳邊掛著呼呼的風聲向前駛去。艇槳排出的水像箭一樣向後飛濺,激起細細的水珠,濺在臉上,隨即一個個炸開,一陣麻酥酥的感覺,立即傳遍全身,泌人心脾。湖面狹長,呈現眼前的湖水,像梅花鹿的角,向群山的夾縫間四處延伸,根本識辨不出艇應向哪裡拐彎前進。湖水湛藍,清澈明亮,較淺處,紅色的湖底清晰可見。幾根彎彎的枯木,零星地紮在湖底,枝椏及樹皮早己被水滌蕩得一乾二淨。這大概是建湖前,生長在此地的樹木吧?經過湖水五十年來的洗滌,成了特有的一道風景。看著這彎彎的水下樹木,在汽艇划過的波浪中蕩漾,不禁使我想起《再別康橋》中的詩句,“波光裡的艷影,在我的心頭蕩漾。軟泥上的青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搖……”。湖邊的淺彎處,是一塊塊還未被水覆蓋的梯田,雖常年被水浸泡,卻仍保持著原有的形狀。袒露在湖面上的田里,長滿了青青的野草,幾株零星的野花,開著像金針菇大小的花朵,亮潔的花朵反射著陽光,熠熠生輝。淺水裡的水草正奮力地揚著頭,享受著明媚的陽光。汽艇的轟嗚聲,驚動了水草裡休憩的魚兒,它們嘩啦啦地擺動著魚鰭,蜂湧地游進湖水深處。湖四周的山上,主要以權木為主,各種各樣的樹木都吐出了新芽,五彩斑斕。各種各樣的山花己盛開,有紅的、黃的、白的、紫的……,爭奇鬥艷。有的山上人工植上了杉木,一排排挺立在山上,井然有序。樹枝早己吐出了淡黃色的新芽,鬆鬆軟軟,倒垂下來。調皮的小麻雀在鬆軟的嫩枝上蹦來蹦去,享受著春天的喜悅。有的山上是茶樹,茶樹種在用挖機刨好的水平帶上,水平帶從山腳繞著圈,一直繞到山頂。遠望去,就像一條長髮盤纏在頭頂上。採茶葉的姑娘,三五成群,有說有笑,手指熟練地游刃在茶樹上,不一會兒,一把把茶葉就飛進了竹籃。 汽艇駛了十幾分鐘的水程,湖邊出現了幾處小村莊,一排排房子,全都是白色牆面,牆頂四角高翹,我想這就是當地的徽式建築吧。這一定是到了婺源的地界了,婺源的民房雖沒有正式徽派建築的豪華,但卻從外形上大體保持了徽式建築的風格。這裡的樓房,不管是幾層,到了頂樓依舊保持著四角高翹。我正欣賞著徽式建築,一座正在施工的天橋,把湖攔腰隔斷,擋住了前行的去路。這令我有點納悶,難道高速公路還會從這崇山峻嶺間穿過?導遊告訴我,這只是一座連接兩邊的橋。自從建了這水庫,湖水就把兩邊的居民隔開了,出行只能靠渡船了。如今黨的政策好,為了兩岸村民出行方便,把渡改成橋了,現在還沒有完工。我想,這也是應該的。居住兩邊的村民為了這水庫,犧牲了這麼多良田,移民的移民,搬遷的搬遷,有的還被水隔成兩邊;為國家做了這麼大的貢獻,造一座橋,為出行方便還不應該嗎? 下了汽艇,爬上還未完工的天橋,望著橋兩邊淼淼的湖水。湖內的座座小山,像朵朵蓮花浮於水面。遠山黛色,只是在山谷的深處泛起縷縷白霧,即便現在陽光很明朗,還是不能把谷底照朗,一切隱隱約約。群山間,有一座主峰特別顯眼,突兀在群山中,突出水平面上的部分,有其它山的三倍高,導遊告訴我,大家都說這山像毛主席頭像。我左看右看,領悟不出。當我再次看到村民在湖裡洗物時,想起五十年代,上級組織一聲號召,村民搬遷的搬遷,移民的移民,沒有半點怨言。而且還是用人力建起這樣一座宏偉的建築,做出了多麼極大的犧牲呀。而如今,在城市建設中,拆遷者和被拆遷者搞得水火不容,有的甚至演變成流血事件。我不知這是不是拆遷者為了個人或小集團利益而造成的悲哀,或是被拆遷者的覺醒。剎那間,我頓然明白,這裡的人們為什麼說這山像毛主席頭像了。

| 4 April, 2013 | 一般 | (3 Reads)
三月風來,與春天和優雅美麗邂逅。 梔子妖嬈,連翹艷麗,踏青賞春春衫薄,陌上拈花理鬢百媚嬌。和歌起,奼紫嫣紅約會浪漫情懷,細雨亦潤香。 撩起煙雨柳絲長,彩虹總是在那邊絢爛。一篙翠竹輕點,一葉小舟輕颺,波平如鏡水面劃過淡淡碧痕,時間恍如靜止,回歸漁韻悠遠古風。 青山無墨千年畫,流水無弦萬古琴,感受煙波浩淼寫意,更添無限清冽溫潤氣息瀰漫,潤妍如此山清水秀,纖纖素手就能把三月擰出一汪碧水。 婀娜多姿春色,一幅幅次地舒展開來國畫山水長卷。 桃花水染濃煙雨岸,隔崖濯翠溪填一闋俏江南,巧笑倩兮春紅嬌羞似誰?田舍炊煙三兩家。遠眺流嵐間隙油菜花綻放無邊春色,嫩黃詩意與翠綠嘉禾相映成趣。 指點粉牆黛瓦掩映花黃稻綠,曼妙仙境愈發襯托三月桃花塢春意勃發。 溫一壺雲霧茶綠,閒來輕雨折柳弄春沾笛音。 風乍起,吹皺一池春水,春天款款而來腳步,可會繚亂伊人凝眸顧盼,可會平添遠方如許閒愁,剪一縷春光為繞指柔,說不盡青蔥相思滿天涯。 守望幸福,淡然中總有刻骨銘心讓人難以忘懷,樸素中總有斑斕時光讓人倍加珍惜。 無論牽掛已收穫多少問安,我仍然為你獻上最誠摯祝福;無論恩愛擁抱多少快樂,我依然為你殷殷祈禱,讓幸福永相伴長相隨。 花信風郵遞思念心韻,可曾,潤澤你清新雋永詩行。 因緣分而牽手,因傾心而情深,軒窗頤神,丁香顧盼搖曳生姿,悠悠傳唱三月裡瞞不住心事。 春色秀無邊,彩箋揮毫墨生煙。

| 14 July, 2012 | 一般 | (4 Reads)
  大一女生-籃球,大家搶著投   大二女生-排球,來了才去接   大三女生-鉛球,能躲盡量躲   大四女生-足球,大家踢著走

| 7 June, 2012 | 一般 | (3 Reads)
我的季節只剩下冷瑟的悲涼, 沒有人理會我的憂傷, 沒有人憐憫我的迷惘, 我空淡的目光,在淒愴的世界裡冷冷地絕望, 黑暗浮長,一生惝恍, 還要多久,我才能到那夢寐的遠方, 冷清的畫面裡,沒有聲響, 一世寒霜,流離的蒼茫, 我的翅膀被禁錮在夢開始的地方, 樹影搖晃,如此滄桑, 那綿長而蒼涼的古巷, 只剩下破曉後最後一絲光亮, 時光靜靜地流淌,覆沒了我冷卻的希望與狂妄, 我不知道何時會被埋葬, 我只是不願放棄那夢寐以求的飛翔, 緊握手掌,積蓄力量, 我有我自己的倔強, 我有我自己的信仰, 就算死亡也無法讓我退讓; 沉寂的月光重疊著潮汐冰冷的淚光, 風聲泱泱, 那無家可歸的惆悵, 廝殺著心底最後一襲花落愁腸的寒江, 我輾轉一生的飛翔, 在風雨的驅趕下折斷了翅膀, 再見了,那些遠方, 再見了,那些希望, 請原諒,原諒我生命離索的華殤, 我丟了太陽,丟了目光, 可我不會丟掉生命背負的信仰; 終於,葉子在季節的盡頭勇敢地飛翔, 那一瞬之間, 飄落了多少沉澱心底的芬芳, 我知道, 葉子去了它停靠的遠方, 去了它夢落腳的遠方, 我站在那久久地凝望, 忘了返航, 我知道它會重新飛翔; 一世寒霜,流離的蒼茫, 我的翅膀被禁錮在夢開始的地方, 樹影搖晃,如此滄桑, 那綿長而蒼涼的古巷, 只剩下破曉後最後一絲光亮, 時光靜靜地流淌, 覆沒了我冷卻的希望與狂妄, 我不知道何時會被埋葬, 我只是不願放棄那夢寐以求的飛翔, 就算死亡也無法讓我退讓……

| 2 May, 2012 | 一般 | (3 Reads)
這個世界注定有種愛很難說出口,才知道那是謊言。 今天給家裡打電話了,很意外是父親接的電話。 因為以前總是媽接電話,已經接了三年了。 而媽的第一句話總是:“我在廚房做飯,隱約聽見鈴聲響,我趕緊跑了過來,我就知道肯定是你啊。”三年一直未變。 而媽的最後有一句話總是:“你爸他正忙著,不和你說話了,他希望你好好讀書,吃好穿好,我們你不要操心。”三年一直未變。 每次接媽的電話,我總是很自然地知道她要說什麼,不是聽習慣了她的話,是那顆心在感受,感受著她那份溫情與慈愛。 這個世界上注定有種愛突然失去了,才知道珍惜。 直到離開了家才開始懷戀媽的嘮叨,其實媽的話永遠都是一門藝術,需要我們用審美的眼光去聆聽。 而這次是父親,真的是他,這個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男人, 這個我生命中最為熟悉卻又那麼陌生的美女圖片瞬間閃現在我的眼簾, 我努力的要尋找他的影子,可是卻無法讓我的心去說服自己,那裡有一塊屬於他的地方。 甚至兒時的記憶也只僅僅停留在媽的世界裡,他的模糊的幻境隨時都可能消失。 那邊他的聲音,那麼的渾厚,那麼的柔和,那麼的親切。 我詫異了,簡直是像做夢一般,隨即冒出一句話:“我媽呢?” 父親急促的回答:“她在做飯呢,你大姨來了,正在嚼舌呢。” “哦……”我愣了下,原本以為父親會緊接一句:“我叫你媽來啊!” 但是他沒有,他想和我說話了,他這次是主動的找我說話了。 這個世界注定有種愛需要說出來,才知道魅力。 沉默了片刻,再次聽見父親那熟悉的聲音:“武漢不冷吧?” 我心裡咯登一下,“恩,不冷呢。”這次是真的一點都不冷,此時我的整個心都是炙熱的。“家裡還好吧?” “好,好,都好。剛剛收完稻子,只差種地了。”父親響亮的聲音似乎在像我莊嚴的宣告他的勞動成果。 “稻子!”,我的腦海隨即閃現出一片金燦燦的稻田,一條窄窄的田埂,我沿著它慢慢前行,後邊是我家那條可愛的黃狗正在無憂無慮的張望,似乎在尋找著什麼。 猛然電話那頭父親咳嗽了一下,我的心又咯登了一下。“哦,爸,我們家的花生都拔完了吧?” “早拔了啊,今年種的少,我和你媽啊接連著幾天給拔了,你媽還給你留啦,過年回來吃啊。” 我的心再次咯登了一下,忽然有種想哭的感覺,眼淚在眼圈裡使勁打轉兒,可就是沒有流出來。 花生和稻子一樣讓我發狂。播種,澆灌,除草,施肥,拔花生,剝花生,炒花生,煮花生,這歷歷在目的情景讓我再次想哭,可我沒有。 這個世界注定有些人只能凝視,才知道他的眼睛有多麼深邃。 “哦,那好啊,那……”我不知道在說些什麼了,真的,我不知道再和父親說些什麼,家裡的黃狗還是門前的柿子樹,還是屋後的池塘。 其實我們早已習慣了用眼睛交流。 “哦,爸,我給你買的手錶,表姐給你了沒有?”我突然想起來了,上次表姐回家,我讓她順便捎回去了。 很小便知道父親喜歡手錶,可他從沒有單獨買過一塊表。 唯一的那塊打工時收購的老式手錶已經不走了,表鏈也壞了,可是他總捨不得扔,總是放在床頭,這一放就是二十年,和我的年齡差不多。 這個世界注定有些東西永遠沒有為什麼,才知道為什麼。 逛街時偶然看見了一塊類似的手錶,便買了下來。不知道為什麼,只知道這塊表真的很適合父親,只知道他肯定會喜歡。 其實我不知道他喜歡不喜歡,我只知道我要買。 “我戴著呢,很好啊,你媽都說好啊。”聽得出美女很高興。 “哦,那就好啊,那你們好好招待大姨吧”不知道為什麼我居然冒出這句話,真的見鬼了。 “曉得的,你媽再催我拿醬油了,我得趕緊去,要不我換她來。” “哦,這樣啊,你們趕緊做飯吧,我改天再和媽說就是。”突然不想和媽訴苦了,這很奇怪。 “好,那那……那你掛吧!”父親斷斷續續的回答。 我右手緊握住電話,等著父親先掛,可是那邊一直沒有,隱約還聽見了媽那悅耳的聲音。試了幾下,終於果斷的掛了。 打完電話,我哭了…… 這個世界總有那麼一個人值得你去等待,才知道這就是愛。 文章來源:中法埃菲時裝設計師學院 |凌嵐 | White House Briefing |快樂使者 | ﹏彭麼囡° |Wittgenstein | 足跡 |一旋一葉一天涯 | 蕭三郎:關係萬千重 |完全關閉此部落格 |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這個世界注定有種愛很難說出口,才知道那是謊言。 今天給家裡打電話了,很意外是父親接的電話。 因為以前總是媽接電話,已經接了三年了。 而媽的第一句話總是:“我在廚房做飯,隱約聽見鈴聲響,我趕緊跑了過來,我就知道肯定是你啊。”三年一直未變。 而媽的最後有一句話總是:“你爸他正忙著,不和你說話了,他希望你好好讀書,吃好穿好,我們你不要操心。”三年一直未變。 每次接媽的電話,我總是很自然地知道她要說什麼,不是聽習慣了她的話,是那顆心在感受,感受著她那份溫情與慈愛。 這個世界上注定有種愛突然失去了,才知道珍惜。 直到離開了家才開始懷戀媽的嘮叨,其實媽的話永遠都是一門藝術,需要我們用審美的眼光去聆聽。 而這次是父親,真的是他,這個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男人, 這個我生命中最為熟悉卻又那麼陌生的美女圖片瞬間閃現在我的眼簾, 我努力的要尋找他的影子,可是卻無法讓我的心去說服自己,那裡有一塊屬於他的地方。 甚至兒時的記憶也只僅僅停留在媽的世界裡,他的模糊的幻境隨時都可能消失。 那邊他的聲音,那麼的渾厚,那麼的柔和,那麼的親切。 我詫異了,簡直是像做夢一般,隨即冒出一句話:“我媽呢?” 父親急促的回答:“她在做飯呢,你大姨來了,正在嚼舌呢。” “哦……”我愣了下,原本以為父親會緊接一句:“我叫你媽來啊!” 但是他沒有,他想和我說話了,他這次是主動的找我說話了。 這個世界注定有種愛需要說出來,才知道魅力。 沉默了片刻,再次聽見父親那熟悉的聲音:“武漢不冷吧?” 我心裡咯登一下,“恩,不冷呢。”這次是真的一點都不冷,此時我的整個心都是炙熱的。“家裡還好吧?” “好,好,都好。剛剛收完稻子,只差種地了。”父親響亮的聲音似乎在像我莊嚴的宣告他的勞動成果。 “稻子!”,我的腦海隨即閃現出一片金燦燦的稻田,一條窄窄的田埂,我沿著它慢慢前行,後邊是我家那條可愛的黃狗正在無憂無慮的張望,似乎在尋找著什麼。 猛然電話那頭父親咳嗽了一下,我的心又咯登了一下。“哦,爸,我們家的花生都拔完了吧?” “早拔了啊,今年種的少,我和你媽啊接連著幾天給拔了,你媽還給你留啦,過年回來吃啊。” 我的心再次咯登了一下,忽然有種想哭的感覺,眼淚在眼圈裡使勁打轉兒,可就是沒有流出來。 花生和稻子一樣讓我發狂。播種,澆灌,除草,施肥,拔花生,剝花生,炒花生,煮花生,這歷歷在目的情景讓我再次想哭,可我沒有。 這個世界注定有些人只能凝視,才知道他的眼睛有多麼深邃。 “哦,那好啊,那……”我不知道在說些什麼了,真的,我不知道再和父親說些什麼,家裡的黃狗還是門前的柿子樹,還是屋後的池塘。 其實我們早已習慣了用眼睛交流。 “哦,爸,我給你買的手錶,表姐給你了沒有?”我突然想起來了,上次表姐回家,我讓她順便捎回去了。 很小便知道父親喜歡手錶,可他從沒有單獨買過一塊表。 唯一的那塊打工時收購的老式手錶已經不走了,表鏈也壞了,可是他總捨不得扔,總是放在床頭,這一放就是二十年,和我的年齡差不多。 這個世界注定有些東西永遠沒有為什麼,才知道為什麼。 逛街時偶然看見了一塊類似的手錶,便買了下來。不知道為什麼,只知道這塊表真的很適合父親,只知道他肯定會喜歡。 其實我不知道他喜歡不喜歡,我只知道我要買。 “我戴著呢,很好啊,你媽都說好啊。”聽得出美女很高興。 “哦,那就好啊,那你們好好招待大姨吧”不知道為什麼我居然冒出這句話,真的見鬼了。 “曉得的,你媽再催我拿醬油了,我得趕緊去,要不我換她來。” “哦,這樣啊,你們趕緊做飯吧,我改天再和媽說就是。”突然不想和媽訴苦了,這很奇怪。 “好,那那……那你掛吧!”父親斷斷續續的回答。 我右手緊握住電話,等著父親先掛,可是那邊一直沒有,隱約還聽見了媽那悅耳的聲音。試了幾下,終於果斷的掛了。 打完電話,我哭了…… 這個世界總有那麼一個人值得你去等待,才知道這就是愛。 文章來源:馬平川在線 |以手之筆,載人生之墨跡 | 路還長,不如走馬觀花 |歪脖魚的內陸海 | 江湖夜雨的BLOG |整形醫生 趙綱 整形美容 | 太陽花 |素天堂 | 泡沫曲奇的部落格 |專欄作家羅西 |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1、落葉傾城 秋。 滿是落葉雨的秋。 我喜歡秋天。滿眼金燦燦的色調和著淡淡的各種果實的馨香,會讓人在一場秋雨一場寒的透涼與孤寂中感到滿心的溫暖,滿心的歡喜。 這種感覺,無望又美好。 而枯葉便是這秋日裡最複雜的存在。 撫著葉脈,細細地看,血管自在地向外伸展,龐雜而有序。每一段生命的烙印斑駁了葉面,被枯黃、烏黑、墨青整個填滿。彷彿一個歷經滄桑但生命垂危的老人,一場寓意豐富卻即將落幕的戲劇,一片瘡痍滿目並了無生機的戰場,顯示著五彩的往昔和轉瞬即逝的結局。讓人唏噓不已。 秋風乍起,葉旋轉著、輕舞著偎向大地,它們看似輕盈優雅卻歷經滄桑,拼盡最後的氣力絢爛一次再陷入永恆的沉睡中去,然後肢解、腐爛、消失。那最後的死亡之舞是對生命的告慰,道別還是感謝? 城市突然下起了落葉雨,淅淅瀝瀝,傾國傾城。 2、向北 聽到光亮的《第一次》就突突的冒出這麼個念頭:——這是我這些歲月裡的第一次,唯一的第一次。 然後,所有的愛恨都開閘,以前從未有過的酸澀的甜蜜的痛苦的糾結的感覺變得不再陌生。生命彷彿突然進入另一個境界,撥雲見日般的豁然開朗,生活開始複雜而圓滿起來。 現在,我在北向的火車上,看著窗外迅速退後的景色心底一片安然,生命何其寬廣,何其博大,而那些第一次只是其中較有色彩的點而已。我的生命會因為這些第一次的開啟而越來越豐富有趣,並且不斷充實壯大,終將匯成一個圓滿的圓。既然如此,自己又何必對某人某事念念不忘呢? 席慕容說,年輕時的你我已是不可再尋的了,人生竟然是一場有規律的陰錯陽差。所有的一切都變成一種成長的痕跡撫之悵然,但卻無處追尋。只能在一段過去的時光裡,品味著一段又一段不同的滄桑。 我想,這就是每個人成長的軌跡,必是要繞過那麼一段弧或是一個圈,有了某種感受或是一些教訓,才能有所獲且不後悔地向著不斷成熟壯闊的灼灼將來奔去。 或許會回望,但義無反顧。 此刻,我在北上的列車裡靜靜地看向夕陽,空氣都彷彿被染上了濃濃的橙紅色,些許厚重。夕陽掛在樹梢頭,光圈慢慢向四周暈染開來,暖風襲人,一片圓滿的華美。 我想是吧,不管我要怎麼回想你我的初見,怎樣想在夢中將你看清,怎樣拒絕在過去與未來的拉扯中掙扎,時光都向著改變一切的方向奔去,或許再見時你我容顏已改,還得要經過朋友的介紹才能認出彼此,若是這樣,那麼,我還有什麼是放不下,還有什麼可惋惜的呢?就讓往昔隨著列車拋向身後,向前看,日子還得過,一天天,快樂並痛苦著。 也許,在那麼久那麼遠的以後,我能記得的便是在這北上的列車上,望著夕陽落下的這一刻心釋放的豁然和寧靜。 3、桐花 四月的風拂過山巒,搖動一色青綠的枝丫,深深淺淺的綠意便四下氾濫開。輕嗅,有絲絲花香,樹上桐花開得絢爛,一樹樹,滿滿的蔓延到整個山頭,遠看竟像是朵朵泛著紅光的白雲,朦朧又清晰,叫人沉醉不已。 這樣迷離的場景,總讓我想像著,這樣一個微醺的午後,一位身穿白色衣裙的美麗少女輕哼著歌,邁著悠閒的步伐在花蔭下漫步,頭上是爛漫的桐花,腳下是古老的青石板和結著草莓的小路。暖風微拂,滿滿的愜意與舒心。這時,或許會有個被她驚醒的慵懶少年,睜開星眸看向她又或者有個冒失的少年闖入這裡然後兩人相視…… 呵呵,想像中浪漫的邂逅。 只是這些想像的現實由來是,小時候因貪看盛放的桐花而自己悄悄地爬上了山頭,踩在鋪滿落花的地上驚歎地張大嘴巴,忘乎所以。而當自己轉身卻驀地發現自己身後居然全是墳頭! 突然的轉變和驚嚇立馬驚得我從山頭滾到了半山腰。絢爛的桐花和恐怖的墳頭——多麼強烈的對比!不論從身理還是心理上來說,這都是讓我至今難忘的經歷。 只是現在能清晰記得的只剩那些一簇簇妖嬈又清麗的桐花,卻模糊了那可怖的墳頭。而今桐花又開,只留下滿心滿目的燦爛和歡喜,念念不忘,年年依舊。 4、選擇 請讓我對自己所做的一切負責,請讓我不後悔走過的路,請讓我不再犯同樣的錯誤。我還是不知道自己來到一個完全不熟悉的北方城市讀書是不是一個對自己來說合適的選擇。畢竟生活不會對你開玩笑,說這只是個夢,你還能重來。即使當初的選擇有意料之外的結果,自己卻也樂意接受。有想對過去所有的人或事物的了斷與割捨,捨得與放縱,也有對未來的無法預知的新鮮和好奇,憧憬與期待。 可是現在我想的,不過是希望能夠兩全其美而已。家人對我的不捨對將來出路的憂心,自己對前途的迷惘無措隨著熱情的消耗使我不斷搖擺,想到家人關切又無奈的眼神,我只是希望這樣的選擇沒有任何傷害性。 突然明白,每一條走過來的路徑都有它不得不這樣跋涉的理由,每一條要走上去的前途也有它不得不那樣選擇的方向。 那麼,不論結果,不管他人,請讓我好好珍惜當下的每一刻。 5、成年 18歲之後便是成年人了,可是身理上的成年就是心理上的成年了嗎?從前一直覺得,待人處事圓滑有度、會察言觀色,遇事冷靜自恃、豁達又睿智,這樣才是成年且成熟。但反過來想想,老頑童周伯通又該怎麼定位呢?難道周伯通就不是個成年且成熟的人了嗎?只不過是保持一顆童心,事事大而化小,樂觀地對待一切罷了(儘管有點誇張)。這樣的人才會時刻享受到生活的樂趣,開心且盡興的過完一生,大智若愚。而這,不就是人們一生苦苦追尋的嗎? 所以無比認同慕容對成年的定義:在經歷了人世間種種的艱難、種種的動亂與不安之後,才會對這樣一個清涼芳香的夏夜由衷的珍惜。“成年”並不表示要對一切單純和安寧的事物告別,相反的,一個真正成年的人才能夠看見那其實原來隨處都在的幸福。 所以,我說:我很快樂,因為這風、這雨、這清涼潮濕的天氣,還有花園裡新發出的牡丹狀的可愛嫩芽。 文章來源:丑魚尼莫的新浪部落格 |孫蘇燕馬媽媽的BLOG | 廣州市公共營養師培訓 |石鍾山的BLOG | 來自紐約的時尚評論家沈宏 |知心姐姐盧勤的BLOG | 有疑問-----QQ |師嫣的遠方 | 尋常旅程·攝影如奇遇 |kew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已經好久沒在論壇上寫東西了.沒有為什麼,純粹是沒有什麼可以寫進去的.如果說有,也是一些瑣碎得不能再瑣碎的隻言片語,沒有必要在上面表達什麼什麼的思想或者中心的. 感覺寫東西要有個中心有個思想,才能寫得完整,才能言而有物.然後那些隨筆其實也是要字字推敲,反覆思量之後才會下筆,倘若只是一味的湊湊字數,寫一篇所謂的隨筆,也沒什麼看頭的.這就好比煮一頓飯,有主食,主菜,湯,甜點,一杯咖啡.如果沒有漏了一種,吃起來就不是那麼像一頓飯了,就是便當了.經常聽人說:哥們,晚上請你吃飯.沒聽說過有人請吃便當的.飯是一種文化,便當也是一種文化.便當是縮影的飯文化,它簡化了餐飯.方便了工作學習繁忙的人們.在一定程度上是一種進步!而它的簡單化又讓原本豐富的食文化倒退了.這裡有個矛盾. 好像扯遠了,可又好像本來就在扯.於是又一個無聊的矛盾! 距上一篇東西到現在有很久很久了,好像我去河邊洗澡,衣服脫在岸邊,洗完了爬上岸,走出很久之後才發現原來衣服還在岸邊.又回來把衣服穿起來.這種感覺只有會游泳的人才知道.回頭再看看以前的文章,感覺也是奇妙的.有點害羞的感覺,好像在看自己拍的A片一樣.在電視前對自己指手劃腳.於是有了衝動再來寫點東西,玩玩文字這個遊戲.遊戲是好玩的,文字是枯燥的,把枯燥的東西變成好玩的,也確實要費點腦細胞,幸好,腦細胞多得要命,否則世界現在也估計還是原始社會! 以上的心情是散的,像蹦極一樣,高空下來之後,又被強力扯到另一個高度,再甩下來,又扯到一個高度.但是最後也只好懸掛在繩子的一端,很無助的等待下面的船兒接你下來. 當然,悲傷的時候,我會觸動最脆弱的那根鉉.它一直發著顫音,配合心臟噴射的血液,在軀體內整合分裂,再整合再分裂.孤獨在耳邊悄悄告訴我:我會陪伴你到明天的晨曦毀滅.太陽出來了,懶懶的讓貓給先知了.靈魂般貓眼此刻卻很無神,單調的叫兩聲姍姍地走向黑暗的角落.例常,我爬起床,洗洗刷刷後穿上衣服拿上包,走在烈日下,周圍都是陽光,可也無法逮捕陰暗的孤獨.死屍一般的10點,腐臭一般的軌跡和鬼魅一般的我,照樣在陽光下暴露,絲毫不覺得新穎.淡淡的飄忽在馬路中間. 夜晚的聲音很恐怖,無聲息的在太陽被吞沒的那一瞬間歇斯底里的潛伏到每個人的周圍.代替了明媚燦爛的眼光之後,夜晚很肆憚無忌.夜晚的跟隨者,黑暗和孤獨也不止一次的攻擊著不止一個人.整個半球都籠罩在黑暗的統治淫威下.燈,帶來些許光明.但是它們的貢獻是微弱的,挽救陽光是徒勞的.它們只是可憐的代替品,等到陽光一出來,人們就迫不及待的迅速的令它們消失.於是,它們的孤獨在陽光的出現.好可悲的對比呀. 夜生活也許很有趣.肉體在燈光的反射後,變得那麼白花花的耀眼.一杯醇醇的酒,一塊生的蠔肉,都能令人在黑暗裡把孤獨拋棄,但是又換來孤獨在角落孤獨了. 以上是墮的心情.像落入糞池的一個硬幣,雖然可以購買廉價的東西,但是沒人去撈.撈的也是為了去給土地裡的糧食餵食,順便撈出來. 不過,歡樂也是存在的.在神經的末梢,那根控制快樂的神經.隨時準備著讓身體舞蹈.路邊一男一女的交鋒也讓我意外的笑了一會,池塘裡那只可憐的青蛙讓我想起了某個搞笑的人,公車上拋來的一個微笑又讓我樂了很久.工作的時候,私自改進了一個方案,效率提高了很多,又得意的開懷.遊戲的時候不小心得了第一又開心的抓圖炫耀了一番.接到一通電話,傳來那迷了很久的聲音,也不失是一種美麗的心情.都有,都會有一些可愛的人,可愛的事逗你笑,或許你寂寞的時候突然笑一下,會覺得自己白癡而又開心起來. 開心也得知足.樂極生悲在程咬金身上很正面立了榜樣.凶巴巴的笑掉了兩顆牙齒,還得花冤枉錢去整兩個金的,萬一不小心真假不分,給裝兩鍍金的,也是夠讓人鬱悶的事. 唱曲小調,喝杯冰水,涼涼的蹦蹦. 以上是愉快的表現.佛也樂意過這樣的生活,板起凶神惡煞的臉久了也會肌肉酸痛,鬆弛一下,就會想笑笑.呵呵. 就是這樣,很多種表情,很多種心情.換個心情,繼續走.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1999年,丁志忠出任安踏集團總經理時,立刻作出一個讓福建晉江人非常吃驚的重大決定:安踏集團與國家乒乓球隊簽訂協議,以八十萬元的價格聘請當時如日中天的乒乓球世界冠軍孔令輝出任形象代言人,拿出全年利潤的三分之二投放央視廣告。   這個「瘋狂」的決定立即引來了股東們的反對,大家都對這種投入的回報率沒什麼信心。但丁志忠的態度堅定,他認為現在萬事俱備,只差知名度了。2000年悉尼奧運會召開在即,這是打響品牌宣傳戰的黃金時機。他立下軍令狀:如果他的判斷錯了,當年的股東分紅,他分文不取。   事實「偏向」了丁志忠。當孔令輝在悉尼奧運會上奪得乒乓球男單冠軍,同時在電視上喊出了「我選擇,我喜歡」的口號,「安踏」隨之一炮打響。當年,「安踏」的銷售額就突破了兩億元,是1997年的六倍!   「安踏」的市場定位非常清晰:就是那些買不起高檔名牌,但渴望擁有一雙質量過硬、款式漂亮的運動鞋的年輕人。一舉成功後,丁志忠又做了一個非常有魄力的決定,把主要精力投向國內市場,海外訂單基本不做了。   「安踏」憑借明星廣告攻勢迅速樹立了品牌的成功模式,很快被晉江同行所模仿。半年後,體育頻道幾乎成了「晉江運動鞋頻道」。「德爾惠」、「特步」、「別克」等晉江運動鞋廣告充斥著各個時段。   可是,丁志忠晉江的同行們在跟風、模仿「安踏」營銷模式的同時,沒有看到一個重要的問題:「體育明星加央視廣告」只是「安踏」成功的一個誘因,其真正的制勝法寶是擁有強大的銷售網絡。沒有強大順暢的銷售渠道,投入再多的廣告也只能是曇花一現,無法促進企業長久的發展。而「安踏」早在1998年就已建立了覆蓋全國的零售網絡。丁志忠的一鳴驚人有著日積月累的基礎,他為企業實現跳躍式發展備足了資本。這也是「安踏」能夠依靠廣告迅速樹立品牌形象的根本所在。   對此,丁志忠總結說:「『安踏』只是在正確的時間做了正確的事情,贏得了市場先機。」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7 Reads)
近日,中聯重科一款專門用於集裝箱快速裝卸及堆垛的ZLJCRS45-5型集裝箱正面吊運機在中聯重科專用車輛公司成功下線,這標誌著中聯產品在不斷適應市場需求的同時,其系列產品鏈也進一步得到完善。      中聯重科ZLJCRS45-5型集裝箱正面吊運機是一種在一定範圍內垂直起升和水平移動集裝箱,用以完成20英尺和40英尺標準集裝箱裝卸、堆碼和水平運輸作業的集裝箱裝卸搬運機械,額定起重能力45噸。該產品具有外形美觀、作業效率高、整機能帶載行駛、帶載伸縮,工作平穩可靠、安全保護功能強、駕駛舒適、操作簡便等優點,適用於港口碼頭、集裝箱堆場、集裝箱貨場中轉站、鐵路場站貨運集散點的集裝箱快速裝卸及堆垛。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