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已經好久沒在論壇上寫東西了.沒有為什麼,純粹是沒有什麼可以寫進去的.如果說有,也是一些瑣碎得不能再瑣碎的隻言片語,沒有必要在上面表達什麼什麼的思想或者中心的. 感覺寫東西要有個中心有個思想,才能寫得完整,才能言而有物.然後那些隨筆其實也是要字字推敲,反覆思量之後才會下筆,倘若只是一味的湊湊字數,寫一篇所謂的隨筆,也沒什麼看頭的.這就好比煮一頓飯,有主食,主菜,湯,甜點,一杯咖啡.如果沒有漏了一種,吃起來就不是那麼像一頓飯了,就是便當了.經常聽人說:哥們,晚上請你吃飯.沒聽說過有人請吃便當的.飯是一種文化,便當也是一種文化.便當是縮影的飯文化,它簡化了餐飯.方便了工作學習繁忙的人們.在一定程度上是一種進步!而它的簡單化又讓原本豐富的食文化倒退了.這裡有個矛盾. 好像扯遠了,可又好像本來就在扯.於是又一個無聊的矛盾! 距上一篇東西到現在有很久很久了,好像我去河邊洗澡,衣服脫在岸邊,洗完了爬上岸,走出很久之後才發現原來衣服還在岸邊.又回來把衣服穿起來.這種感覺只有會游泳的人才知道.回頭再看看以前的文章,感覺也是奇妙的.有點害羞的感覺,好像在看自己拍的A片一樣.在電視前對自己指手劃腳.於是有了衝動再來寫點東西,玩玩文字這個遊戲.遊戲是好玩的,文字是枯燥的,把枯燥的東西變成好玩的,也確實要費點腦細胞,幸好,腦細胞多得要命,否則世界現在也估計還是原始社會! 以上的心情是散的,像蹦極一樣,高空下來之後,又被強力扯到另一個高度,再甩下來,又扯到一個高度.但是最後也只好懸掛在繩子的一端,很無助的等待下面的船兒接你下來. 當然,悲傷的時候,我會觸動最脆弱的那根鉉.它一直發著顫音,配合心臟噴射的血液,在軀體內整合分裂,再整合再分裂.孤獨在耳邊悄悄告訴我:我會陪伴你到明天的晨曦毀滅.太陽出來了,懶懶的讓貓給先知了.靈魂般貓眼此刻卻很無神,單調的叫兩聲姍姍地走向黑暗的角落.例常,我爬起床,洗洗刷刷後穿上衣服拿上包,走在烈日下,周圍都是陽光,可也無法逮捕陰暗的孤獨.死屍一般的10點,腐臭一般的軌跡和鬼魅一般的我,照樣在陽光下暴露,絲毫不覺得新穎.淡淡的飄忽在馬路中間. 夜晚的聲音很恐怖,無聲息的在太陽被吞沒的那一瞬間歇斯底里的潛伏到每個人的周圍.代替了明媚燦爛的眼光之後,夜晚很肆憚無忌.夜晚的跟隨者,黑暗和孤獨也不止一次的攻擊著不止一個人.整個半球都籠罩在黑暗的統治淫威下.燈,帶來些許光明.但是它們的貢獻是微弱的,挽救陽光是徒勞的.它們只是可憐的代替品,等到陽光一出來,人們就迫不及待的迅速的令它們消失.於是,它們的孤獨在陽光的出現.好可悲的對比呀. 夜生活也許很有趣.肉體在燈光的反射後,變得那麼白花花的耀眼.一杯醇醇的酒,一塊生的蠔肉,都能令人在黑暗裡把孤獨拋棄,但是又換來孤獨在角落孤獨了. 以上是墮的心情.像落入糞池的一個硬幣,雖然可以購買廉價的東西,但是沒人去撈.撈的也是為了去給土地裡的糧食餵食,順便撈出來. 不過,歡樂也是存在的.在神經的末梢,那根控制快樂的神經.隨時準備著讓身體舞蹈.路邊一男一女的交鋒也讓我意外的笑了一會,池塘裡那只可憐的青蛙讓我想起了某個搞笑的人,公車上拋來的一個微笑又讓我樂了很久.工作的時候,私自改進了一個方案,效率提高了很多,又得意的開懷.遊戲的時候不小心得了第一又開心的抓圖炫耀了一番.接到一通電話,傳來那迷了很久的聲音,也不失是一種美麗的心情.都有,都會有一些可愛的人,可愛的事逗你笑,或許你寂寞的時候突然笑一下,會覺得自己白癡而又開心起來. 開心也得知足.樂極生悲在程咬金身上很正面立了榜樣.凶巴巴的笑掉了兩顆牙齒,還得花冤枉錢去整兩個金的,萬一不小心真假不分,給裝兩鍍金的,也是夠讓人鬱悶的事. 唱曲小調,喝杯冰水,涼涼的蹦蹦. 以上是愉快的表現.佛也樂意過這樣的生活,板起凶神惡煞的臉久了也會肌肉酸痛,鬆弛一下,就會想笑笑.呵呵. 就是這樣,很多種表情,很多種心情.換個心情,繼續走.